导航菜单

首页 >  文章 >  从《少年之名》84位选手、50家公司,透视选秀“终局”

从《少年之名》84位选手、50家公司,透视选秀“终局”

图片说明:从《少年之名》84位选手、50家公司,透视选秀“终局”,。

文|镜像娱乐“偶像复读生”转校后又遇见了“跳槽”的班主任, 这一届男团选秀靠猜拳选C?6月26日,2020年第一档男团选秀节目《少年之名》正式开播。第一期,关于“回锅”选手的讨论就占据了热搜,#易烊千玺 我挺讨厌回锅肉这个词#登上热搜第一,#张艺兴 哪能出好苗子啊#登上热搜第三。事实上,《少年之名》确实是“回锅肉”最多的一届选秀。《少年之名》的84名参赛选手,集合了曾参加过《偶像练习生》《青春有你》《创造营2019》《以团之名》的李希侃、胡文煊、林染等、苏勋伦等高人气选手,参赛选手名单也被调侃是一次“偶青创团的大团建”。镜像娱乐统计了《少年之名》84位选手及背后的50家经纪公司,发现其中30位选手都曾在《偶像练习生》《快乐男声》等16档选秀节目中露面;公司构成方面,选秀“常客”和“新手玩家”数量相当。关于“2020年是最后一届选秀”的言论曾刷屏一阵,但也传出爱奇艺筹备《青春有你3》的消息。而事实上,从《少年之名》的选手及公司名单中,已经可以透视选秀节目的“终局”:选手“回锅”、偶像经纪公司马太效应加剧。84位选手、30位“回锅”,秀粉之战一触即发《少年之名》30位“回锅”选手中,藏着不少选秀“遗珠”。李希侃、罗杰、左叶、徐圣恩4位选手曾参加过2018年的《偶像练习生》,人气最高的李希侃最终排在第十三名;《青春有你》的“回锅”选手更多,包括胡文煊、林陌、段旭宇在内共10位。排名最高的林陌进入最终20强,而胡文煊在“35进20”中被淘汰后,与其他几位21~25名的选手组成了沙漠五子D5出道,以限定男团形式活动了100天,知名度更高。一些资历深厚的选手,个人选秀经历即为近几年内娱选秀综艺的发展脉络。杨梓鑫、王梓宁、左其铂都曾参加过《快乐男声》,后杨梓鑫、王梓宁组成了CTO男团,左其铂则继续参加选秀节目,2016年凭借《星动亚洲》出道,与赵品霖、蔡徐坤等10人组成男团SWIN。组合解散后,左其铂又参加了《下一站传奇》,在这里认识了前队友蔡徐坤出道节目《偶像练习生》中的选手罗杰。有些选手只在热门节目里被匆匆带过,多少有些“时运不济”的意味。林染、张铭轩是《创造营2019》的选手,淘汰较早;郭震和李昊则参加过《明日之子2》,但没有留下深刻的记忆点;同为《这!就是街舞》的参赛选手,冠军韩宇将担任导师,而张天赐则需要在《少年之名》重新出发。也有些选手曾在垂类综艺中展现不同的艺能,明确对应着男团中Vocal、Rapper、舞担、综艺担当等定位。洪伟豪参加了《中国新说唱》;黄恩昱参加了《这!就是对唱》;萧易恩曾参加了《街舞风暴》;千喆参加过《我要打篮球》 和《演技派》;张铭轩参加了《最强大脑》;陈瑞泽则参加过《直通春晚2019》。另一些选手,亲历了优酷男团选秀节目的代际更迭,是当之无愧的“两季元老”。苏勋伦、阳兵卓在《少年之名》第一季节目《以团之名》中以冠军队“新风暴”成员的身份出道,时隔一年,两人脱离解散边缘的新风暴,重回《少年之名》的舞台。除此之外,穆星远也是《以团之名》的初代选手。《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的优秀“师资”聚首、16档不同类型选秀节目选手扎堆“回锅”,《少年之名》重新定义了“选秀”。不是素人选秀,而是“秀粉”之战。对于观众而言,“回锅”选手辨识度更高,同时也是话题中心,给素人造成了更大的竞争压力;同时,在采取民选制度的《少年之名》中,自带粉丝的选手占据先天优势。在@少年之名2020官微公布选手的转发评论区,李希侃的评论以3.7万的超高点赞数排在第一位,“胡文煊萝卜大队”是唯一上热转的粉丝个站,转发量比大部分参赛选手更多。尤其是“偶青创”系选手,“秀粉”经历了多档选秀节目,对打投机制也颇为了解。大公司“锁定”出道位,新玩家突围战2020年初传出的一份“招商PPT”显示,《少年之名》合作公司除了乐华、觉醒东方等选秀节目“常客”,还有《创造营2019》第二名何洛洛所在的原际画、TFBoys所在的时代峰峻,以及前大股东为王思聪的香蕉娱乐。据统计,《少年之名》选手背后的经纪公司超过40家。其中,以乐华娱乐、觉醒东方、亚歌文化、黑金计划、匠星娱乐为代表的偶像经纪公司已向多档选秀节目输送练习生,并且多位旗下艺人顺利出道。而最早入局选秀造星的“老牌玩家”们这次也大多有备而来。乐华旗下的胡文煊、苏勋伦都是大热的“回锅”选手,匠星娱乐的林陌也是实力、人气兼具的出道位有力竞争者。大公司的高人气选手几乎已锁定几个出道席位,因而,对于新锐经纪公司、跨界影视公司来说,《少年之名》是一场突围赛。创造力娱乐、新华贝易都是第一次露面选秀节目的公司,前者由罗志祥和经纪人共同开设,后者的大股东是周笔畅的个人经纪公司北京贝易文化。以麦锐娱乐、英模文化为代表的早期“玩家”也选择了回归。麦锐娱乐旗下艺人在《偶像练习生》《创造101》两档节目中的表现为公司偶像厂牌打开知名度,李希侃进入决赛,紫宁成功出道。但在《青春有你》第一季结束后,麦锐娱乐曾陷入“倒闭”风波,与旗下多位艺人解约,被传出现资金链问题。英模文化也在2018年派出王菊等艺人参加《创造101》,虽然最终未出道,但王菊的话题度和人气不亚于出道选手。但节目结束后王菊也与选择英模文化解约。值得关注的是,新入局、有韩系“血统”的玩家都选择同时培养男团、女团,参加选秀节目。木加互娱、好好榜样、辰星娱乐、嘉行新悦、天加一六家公司都是新近入局偶像经济的选手,积极派出旗下艺人参加《青春有你2》《少年之名》,构成了2020年选秀节目的主力军。其中,赖冠霖所在的好好榜样代理了在韩中国偶像的内地经纪约,古天乐持股的天加一、嘉行传媒全资子公司嘉行新悦旗下偶像艺人都曾在韩国受训,采取韩系培养模式的公司普遍选择了男团、女团运营并行,因为在韩国较为完善的偶像生态中,男团和女团的商业价值相当。但从内娱现状来看,偶像男团粉丝的氪金能力明显大于女团粉,因而大多数运营男团的公司暂时无意拓展女团业务。选秀节目的“终局猜想”2018年,《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开启了国内选秀造星的新纪元。在中韩不同的国情及偶像市场生态下,国内选秀借鉴了韩国“Produce”系列的赛制和模式,但初衷与走向都截然不同。韩国“Produce”选秀的初衷,是在被SM、JYP、YG三大垄断的偶像市场中,挖掘中小娱乐公司的潜力偶像,让国民参与偶像团体的组合制作过程,打破偶像组合数量多但风格类型单一、粉丝流失快速的局面。而“Produce”系列最终也洗牌了韩国偶像经纪公司的格局。STARSHIP Entertainment、Wolliom Entertainment都因为艺人在节目中的表现而名声大振,李大辉所在的Brand New Music、金请夏所在的M&H Entertainment也是典型的因为艺人成功出道而在热闹的韩娱打开知名度的小公司代表。复盘国内2018年至今的三届选秀潮,反而是大公司镇场。以乐华、黑金为代表处在第一、第二梯队的偶像经纪公司,筹备已久,在国内选秀兴起之初就瞄准机会强势入局,自身偶像厂牌的国民度也得到了极大的提升,甚至培养了一批“公司粉”,持续关注并支持公司的偶像预备役,提前“预定”了出道位。例如,匠星娱乐旗下女团成员上官喜爱、安崎在《青春有你2》大放异彩,而林陌、展羽、靳凡、圳南即将登上《少年之名》的舞台,艺人储备丰富的匠星娱乐具备一定的上升潜质。相较之下,小型偶像经纪公司仍然难以出头,即便有高热度选手,也会在后续运营中遇到种种问题,如因《偶像练习生》崛起的坤音娱乐,目前旗下组合ONER因成员退出造成粉丝内部震荡。长此以往,偶像经纪公司的“马太效应”将持续加剧。在尚不完善的偶像生态内,头部偶像经纪公司进一步确定地位,逐渐形成垄断趋势,而男团女团选秀节目也最终成了打歌舞台。大批选手的“回锅”再“回锅”,与首次曝光的素人相比认知度更高,已形成固定粉丝群体,忠实粉丝群体在投票环节也势必会显示出更强的凝聚力。对于“老粉”而言,《少年之名》的意义也在于展现了更多的舞台表演。从这一层面来说,选秀和打歌的界限也模糊了2018年,选秀潮起,汹涌澎湃。2020年,站在岸边,已然望见波涛的尽头。万花涌起,万花破灭。

 >  本文声明:

本文内容不代表成人教育av高清无码丝袜美腿在线观看_日本高清无吗_A片无码区--蜜桃圈APP视频立场,本站仅作整理、存档及学习之用,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

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学习、交流、转载,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

文章名称:从《少年之名》84位选手、50家公司,透视选秀“终局”

文章地址:http://www.gozkino.com/article/64.html
有关热门【从《少年之名》84位选手、50家公司,透视选秀“终局”】的标签